割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割炬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离奇失踪的孩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15:46 阅读: 来源:割炬厂家

不知不觉,又到了下班时间,忙忙碌碌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作为一个父亲,下班后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接孩子了。

阿鹏就是这样一位父亲,每每到了接女儿放学的时候,他总是难以抑制住幸福的微笑。

今天也是平常的一天,阿鹏坐在轿车里等着女儿从校园里出来。

阿鹏女儿现在上小学六年级了。

当阿鹏看着其他家长和自己孩子见面时那幸福的画面,他也不由跟着笑了起来。

而后赶紧整了整今天自己穿的西服,这西服倒不是专门为了见女儿穿的,而是因为每周一早上有公司例会,要求必须穿正装。

可是,天,渐渐暗了,其他人都走光了,阿鹏女儿还是没出来,这让他感到很奇怪。

“怎么回事?”阿鹏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车中走出来。

忽然,阿鹏看见学校里迎面走出来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但那不是他女儿。

阿鹏等的有些着急了,于是赶紧上前问道:“不好意思,小妹妹,请问你是几班的?”

女孩立即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看着阿鹏。

阿鹏被她看的很不舒服,小女孩那深邃的眼睛让他心里有些发毛。

良久,只听那女孩说:“你不会找到她的。”说罢,便直接走了。

阿鹏听得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当他转头看向女孩背影时,却发现女孩校服不对,这不是这所小学的校服,而是那种古式的黑色水手服。

阿鹏感觉很奇怪,但现在还是找女儿要紧,于是他赶紧走进教学楼。

进入女儿班级教室后,他发现女儿此刻正一个人坐在教室里泪流满面的写着什么。

阿鹏立即走过去问:“宝贝,怎么啦?”

女儿抬起头说:“爸爸,我没完成老师留的课堂作业,老师让我写完了再走。”

阿鹏问:“那老师呢?”

女儿没说话,只是一直在作业班上刷刷的写着,不敢停下来。

阿鹏感到非常生气,心想:这什么老师啊,把孩子一个人留在这,自己却回家了。

但生气归生气,教育还是要进行的。

于是阿鹏坐了下来,对女儿说:“来,让你无敌的老爸拯救你。”

女儿听后,立刻停下笔,破泣为笑。

经过父女二人的通力合作,作业很快完成了。

前往校门的路上,两人高高兴兴,有说有笑。

可就在到达校门口的一刹那,阿鹏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随后慢慢转为惊愕。

因为,他看见他女儿此时正在他车边站着等他!

车旁的女儿见到阿鹏后,立刻喜笑颜开,喊道:“爸爸,你去哪啦?”

阿鹏连忙看向自己身边,却忽然发现身旁的女儿早已消失不见。

他再看向车边,发现车边的女儿也不见踪影了。

这时,天空中忽然下起了血雨。

阿鹏满身猩红的在血雨中撕心裂肺的呼喊着自己女儿的名字。

可是直到他把嗓子喊哑了,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应他。

忽然,阿鹏从驾驶座上惊醒。

此时,夕阳西下,车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阿鹏立刻看向汽车四周,视野之内尽是那些和自己孩子相遇的家长,以及正在等孩子出来的家长。

他又回到了刚放学的那段时间。

阿鹏赶紧擦了擦头上冷汗,自嘲道:“原来是梦啊,看来最近公司那边的事真是把我给累坏了。”

忽然,阿鹏冷不防的一瞥又把自己给吓了一跳,因为他看到刚刚自己“梦”中的那个穿着水手服的女孩现在正站在放学的人潮中,在和阿鹏对视一眼之后便消失了。

阿鹏来不及多想,立即推开车门,打着伞向教室一路狂奔。

阿鹏一路小跑来到教室,淋漓的雨水渗透了他西服的白衬衫。

他顺着教室敞开的大门往里一望,他看见女儿正在擦黑板。

似乎是阿鹏的跑动声引起了女儿的注意,所以此刻女儿也转头看向阿鹏。

阿鹏诧异地问:“宝贝,放学了为什么还不走啊。”

女儿一脸茫然地说:“今天周三,我值日啊。”话音一落,其他孩子也将脑袋探过来一起看着阿鹏。

阿鹏此刻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久之后,值日结束了。

前往校门的路上,阿鹏左手打伞,右手牵女儿。

两人有说有笑,不亦乐乎。

眼看就要到校门了,阿鹏自嘲的想:我真是个白痴,今天周三,女儿值日竟然都忘了。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阿鹏立刻又愣住了,随后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西服,一个汗毛炸立的想法从他脑中闪过。

公司例会要求正装,而今天他正是穿正装过来接女儿的,今天应该是周一!

想到这,阿鹏立即回头看向女儿,女儿又消失了。

天空这时又开始下起血雨。

阿鹏站在瓢泼大雨中无助环视着,不知所措。

接着,阿鹏又被惊醒了。

他发现自己还坐在汽车驾驶室里。

车外,夕阳下,阳光明媚。

他赶忙看了看汽车的时钟,再次确认了准确的日期和时间后,顿时松了口气。

“别再来一次了。”阿鹏害怕的想到。

看着周围的放学潮,阿鹏急忙下车。

他决定通过深呼吸来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阿鹏心里又开始忐忑起来。

他赶紧环顾四周,没过多久,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在一个店铺旁,依旧站着梦里那个水手服女孩!

阿鹏想都没想,立刻向教学楼跑去,但是这次他被吓坏了,因为教室里空无一人。

正当阿鹏手足无措的时候,他猛地看到黑板上似乎写着今天的课程表,而最后一堂课是特长课。

阿鹏清晰的记得自己女儿特长是美术。

于是他立刻赶往美术教室。

顺着门缝,阿鹏看到女儿此刻正和其他小朋友在老师的指点下画画。

没过一会,美术课上完了。

女儿刚出教室便看到了阿鹏,于是开心地扑到他怀里,喊道:“爸爸!”

阿鹏眼眶红润,努力露出笑容问:“好宝贝,今天过得怎么样?”

女儿兴奋地向阿鹏展示自己的作品:“爸爸,您看,这是我今天画的。”

阿鹏仔细的欣赏了一番,说:“宝贝画的真好看!”

前往校门的路上,两人手牵手,有说有笑,不亦乐乎。

眼看离校门越来越近了,阿鹏紧紧的闭上双眼。

等他走到校门口再睁开眼睛时。

果然,女儿又不见了.

天空又开始下起血雨,在倾盆大雨里,阿鹏跪在地上,仰天长啸。

接着,阿鹏又被惊醒了。

他坐在驾驶室里,表情木讷,起身揉了揉脑袋,然后闭眼躺倒在驾驶座上。

没一会,阿鹏睁开眼睛,发现那水手服女孩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的车窗外。

阿鹏用力摇下车窗,递出一块巧克力,和善的说:“给你的,别客气。我女儿可喜欢这玩意了,所以我车上有很多。”

水手服女孩接过巧克力,轻轻地说了声“谢谢。”

阿鹏看了看人潮,觉得时间还早,于是决定再坐一会,同时回了一句:“不客气。”

慢慢的,人群皆已散尽。阿鹏看了看表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立即起身径直朝学校走去。

阿鹏来到教室,发现女儿正和另外一个孩子在教室中站着。

而老师则在和那个孩子的家长聊着什么。

阿鹏整理了一下着装,随后走进教室,问:“晚上好,老师,请问怎么了?”

老师一看阿鹏来了,打了个招呼说:“您可来了,您女儿今天和其他孩子打架了,这位是孩子家长。”

阿鹏仔细听取了来龙去脉,原来是因为体育课的时候,女儿和另外一个小朋友抢呼啦圈,随后发生了争执。

因为都是小孩,所以也不懂该怎么处理问题,于是便大打出手。

随后,阿鹏跟另一位孩子家长进行了妥善沟通,然后蹲下来严肃但是心平气和的教育女儿。

几经开导,女儿才和另外一个孩子互相道歉,随即握手言和。

事件解决后,阿鹏带着女儿离开了教室。

在通往校门的路上,阿鹏尽量放慢脚步,希望前几次的梦千万不要再出现了,并和女儿聊了很多很多东西,关于过去,关于现在,展望未来,总之非常多。

到了校门口,阿鹏还在不停的教导女儿。

女儿有些顾虑的问道:“爸爸,您怎么了?”

阿鹏没有回话,只是无力的闭上眼睛。

转过身,他双手紧紧抓着女儿肩膀,单膝跪地,抽噎的说:“啊,没……没什么,爸爸,只是……只是真的好爱你,真的,真的……”

可话还没说完,天空又开始下起了血雨。

阿鹏慢慢睁眼向上看,接着,他跌坐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就像个被弄丢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

阿鹏一边哭,一边痛声大骂:“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冲我来,别动我女儿,”他跪在地上一遍遍的重复:“别动我女儿,我求求你,别动我女儿。”

不知哭了多久,阿鹏抬起头赫然发现那水手服女孩此刻正面无表情站在他面前。

阿鹏起身,气愤的一巴掌摔在女孩脸上。

女孩被打的猝不及防,一下跌坐在地。

阿鹏大喝道:“为什么要编织这些梦!”

女孩面无表情的说:“这不是梦。”

阿鹏愤怒的大吼道:“说,你到底把我女儿怎么了。”

女孩仍旧平静的说:“这不是梦。”

阿鹏立即呵斥道:“我没问这个,我问的是我女儿到底怎么了!”

女孩依旧面如止水,说:“这不是梦。”

阿鹏已经理智已经接近失控了,他抱着头,无力的蹲了下来。

就在这时,前方的车灯忽然自己亮了,阿鹏被晃了个正着。

紧接着,一些东西顿时如闪电一般刺激着他的大脑。

女孩缓缓站起身,平静地说:“这不是梦。”

“没错这不是梦,”阿鹏告诉自己:“这都是记忆。”

是的,没错,阿鹏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

他想起自己和女儿相处的点点滴滴,以及女儿出生时他的喜悦。

他在女儿满月的时候大摆宴席,把他所有朋友都请来了。

那天为了给女儿拍照,他用光了自己所有的胶卷。

后来,女儿一天一天长大,他对女儿一天比一天宠溺,给她买公主裙,带她去旅行,阿鹏想着想着,最后竟然哭了出来。

小学第一次考试,女儿考砸了,哭花了阿鹏的白衬衫。

三年级女儿和别人打架,阿鹏事后还觉得自己批评的实在是太狠了。

还有给女儿报特长班。

陪她一起留堂,耐心指导她做题目,不过不得不承认,现在小学生的题目还真不简单。就连扫除、车祸这样的词语都有!

“车祸?”想到这里,阿鹏忽然自言自语道。

水手服女孩平静地说:“你终于想起来了。”

没错,那是女儿小学最后一天。

周一,女儿手里拿着毕业证书兴冲冲的跑向阿鹏,嘴里喊着“爸爸”。

而阿鹏也高兴于女儿的成长,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就在女儿过马路时,忽然一辆面包车冲了出来。

阿鹏以雷霆之势立刻向前冲去,他一把把女儿推到了马路边,可自己却……

“我……死了?”阿鹏愣愣的看着自己慢慢开始变得苍白的双手。

水手服女孩沉默了一会说:“我很抱歉。”

阿鹏一头雾水问:“那这一切都是……”

水手服女孩吸了口气说:“初次见面,小女是奈何特使。我的任务是前来超度您,但您对您女儿的执念实在是太重了,已经十几年了,我一直都无法将您带走。实在是没办法了,才会用此计策来削弱您的执念,对于给您造成的困扰,我真的很抱歉。作为补偿,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满足您一个愿望。”说罢,便朝她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

几年后,在另一座城市,一个公司的女高管正在准备第二天的例会演讲。

这次演讲事关公司的前途与未来,所以她不能大意,在记事本上核对好所有项目之后,她便睡了。

第二天清晨,女高管想要再核对一次笔记是否有遗漏时。

笔记本上多的一行不是她写的注意事项直接令她哭花了眼睛。

那行字的笔迹即便再过五百年她也会认得。

那行字写的是:穿正装。

棋牌

风暴大陆

修罗道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