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割炬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村小里飘出优雅钢琴声

发布时间:2020-07-13 14:30:12 阅读: 来源:割炬厂家

四川绵阳江油县二郎庙镇小学音乐教师张启贵,今年57岁。在今年9月学校与另一所小学合并前,他是学校多年来唯一的音乐教师。

作为1990年从四川音乐学院师范系毕业的“科班生”,张启贵曾经有过很多选择,但是他最终选择了留在乡村小学,一待就是30多年。张启贵的青春和故事,与一台钢琴有关。在漫长的岁月里,一台珠江牌120型钢琴是他最亲密的伙伴,也是他坚守山村教育的动力之一。

“我们想看看,钢琴到底长啥样”

二郎庙镇离江油县城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所学校由原江油水泥厂子弟校光明小学、二郎庙镇一小、二小合并而成。三校师生如今都在原二郎庙镇二小校址上学习和生活。

学校有两幢教学楼。其中幼儿部二楼有一个房间,是属于张启贵的。那里放着他心爱的老物件——国产珠江牌120型钢琴。这台钢琴购置于1994年,在仅能依靠三角铁、木鱼等进行教学的时代,这样一件洋乐器,一直是学校师生的骄傲。

今年9月,新学期第一天,刚刚上完一堂课,课间休息,张启贵正收拾教案。门外传来几声争执:“快看、快看,那是钢琴耶!”“让开点嘛,给我看一眼!”转过头,只见教室外,几个学生推搡着,透着门缝往教室里使劲瞅。张启贵问道:“干吗呀,你们哪班的呀?”“嘻嘻,老师,我们想看看……钢琴到底长啥样。”原来,这是合并学校刚转过来的学生,以前没接触过钢琴,十分好奇。

“来吧,进来吧。”话音未落,学生们一拥而入。钢琴四周顿时挤满了学生。在学生们期待的眼神中,张启贵坐在钢琴前翻开键盘盖,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抬起手臂,按响了琴键。在黑白琴键间翻飞的手指,虽然粗糙而苍老,但一首《秋日的丝语》那绵长的曲调却细腻温和,如丝绸般轻轻在张启贵的指尖腾起。学生们都睁大眼睛,看着,屏息聆听着。

不知过了多久,上课铃响了。学生们嬉笑着,鱼贯而出。偌大的音乐教室里,只留下了张启贵一个人。秋雨在窗外已经下了一整天。张启贵从钢琴面前站起身来,在教室里默默踱步。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坐到了钢琴面前弹了一首曲子,轻轻唱和着,“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

那是我们都熟悉的一首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

一次改变一生的对话

38年前的一天,一次对话改变了张启贵的人生。

“启贵,厂里要选几个人到外面去学习,你是咱们厂宣传队的骨干,去深造一下音乐如何?”在国营大厂工作,本来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20岁出头的张启贵,在厂长眼中是个意气风发、爱好广泛的小伙子。平日里在宣传队也很活跃,脑子机灵,是一个值得好好培养的对象。

经不起厂长的一番劝说,张启贵在县上报了成人高考专业培训班,经过几个月努力,终于考上了四川音乐学院师范系,主修作曲和钢琴。

“那是1988年的秋天,我开始了为期两年的脱产学习。在学校,我第一次看到了传说中的钢琴。”钢琴就这样从一个抽象词汇变成了真实物件,摆在了张启贵眼前,成了他人生的陪伴与寄托。

提高艺术素养要从娃娃抓起。1992年返校后,江油水泥厂响应国家号召,将大学生张启贵安排到子弟校光明小学任教。张启贵的身份也从工人变成人民教师。因为厂子办得红火,张启贵提出要一台钢琴的要求,被欣然允诺。

“虽然我们厂那几年效益不错,买台钢琴不成问题,但关键还是大家意识到了,艺术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时隔30多年,张启贵仍清晰记得,买钢琴时,自己专门跑了一趟省城成都,“当时交通不方便,路不好车又烂,我生怕给磕着碰着。花了9000多块呢,1994年,你想想。激动得不得了。好不容易拉到县城,还是我亲自扛回来的。”

音乐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让孩子快乐

谈到对乡村艺术教育的认识,张启贵说,艺术教育不能被忽视,必须要有专职教师,用自己对艺术的热爱去感染和引导学生。对一些音乐方面有灵气和天赋的学生,钢琴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与风琴和电子琴不同,钢琴440赫兹的金属弦音更为准确,对于学生在声乐初期建立固定音高很有好处。”

期待、专注、热爱,是张启贵眼中一名合格的音乐教师应该具备的素质。他也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这学期之前,张启贵一人一周要上24节课。本学期开始因为有了新同事,才改为16节。这几年学校的设施设备也有了很大改善。现在学校有50台键盘电子琴,还配了一台新钢琴和电子白板,能够使用五线谱进行有声教学。这些变化都让张启贵打心眼儿里高兴。

尽管器材缺乏,这些年张启贵还是一直坚持让学生学习器乐。在县城很多学校还没有开展竖笛演奏之前,张启贵就在学校坚持开展竖笛教学。记得有一次,一个叫谢娇的女生转学去县城学校不久,又专程回来向张启贵表示感谢,因为她在城里学校因为才艺得到认可,有了新的学习动力。这让张启贵很欣慰。他说,音乐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让孩子快乐,而不是成为音乐家。

与其他山村教师相比,张启贵说自己比较幸运:“幸运的是一直有一架钢琴。幸运的是,在其他山村学校还在敲三角铁和木鱼进行音乐启蒙时,二郎庙镇小学的学生一直是听着钢琴长大的。”(记者 倪秀 通讯员 谭曲)

珠海定制西装

扬州工服订做

舟山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