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割炬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狱者奇谈111111111116-【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13:19 阅读: 来源:割炬厂家

微博私信

“这屋里的横梁怎么这么低,”陆玲珑借着手机的光亮在屋子里左右查看,逐渐露出吃惊的表情,“横梁压顶,诸事不顺。”

“嗯嗯。”吕峰一边假装认真点头,一边转过脸对着柳树林挤眉弄眼。

陆玲珑继续对着屋子指指点点:“屋顶更离谱,上面竟然同时斜挂着八卦和镜子,这两件东西既对着下方又互相映照,要知道八卦和镜子可都是拿来辟邪却不能乱用的东西,”她咂着嘴,“哎,这屋里的摆设真是乱了套了,简直是为了招煞而设。”

吕峰终于没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得了吧,大小姐,你那套理论是从哪本小人书上看来的啊?”

陆玲珑翻了个白眼往屋外走去:“你真是一丁点儿都不懂。”她说着跨出屋门,刚走了没两步,忽的一股火苗从脚底蹿上直扑她的脑门而来!

此刻还在屋内闲晃的吕峰,在听到陆玲珑的惨叫后抬脚地就朝外奔去,脑袋里瞬间蹦出两个字:中招!

其实到昨天为止,吕峰和陆玲珑还是两个完全不相识的路人。

事情,得从昨晚说起,彼时吕峰还躺在男生宿舍的床上,被一阵霹雳巴拉的雨声惊醒,他猛地想起自己还有条内裤晒在窗外,立即朝窗子扑了过去。

“呼”,一阵风,卷着他唯一的内裤往上飘去。吕峰一愣,随即拉开门往楼上爬,爬到五楼的时候开始隐隐闻到一种腐臭。好奇心一时被激起,吕峰寻着腐臭的味道,慢慢走上了顶楼。

奇怪的是,顶楼的门并未锁好,吕峰在打开的瞬间,一股浓重的腐臭味扑面而来,地上铺着一堆死鱼,目测有二三十斤,白森森地堆在一起,无一例外地瞪着泛白的鱼目。吕峰细看下发现鱼堆旁有一行细长的绿色水迹,仿佛刚刚留下,很快便被雨水冲刷干净。

此刻风雨渐猛,吕峰也无法再做什么,掩着口鼻躲回了宿舍。

第二天,吕峰把昨晚的事跟同宿舍的好友柳树林说了一遍,并拉他去宿舍顶楼查看。等他们到达时,却发现顶楼的门锁得好好的,一切并无异常。

柳树林地嗅着空气里残留的一丝腐味,拍拍吕峰的肩膀:“这件事有些怪异,这样吧,咱们上网发微薄并@咱们认识的所有人,看看是否有其他人知道。”

吕峰在疑惑加无聊之下发出了那条微博,谁知到了下午便已转发过千,大多数人表示无图无真相,也有一些同校的人表示难怪昨晚闻到异臭。这些留言都可以忽略,只是其中的一条私信,看得吕峰的嘴角直咧到耳根。

私信是邻校的一个女孩发来的,女孩挂在微博上的照片十分漂亮,马尾辫高高扎起,鹅蛋型的脸蛋光洁美丽,嘴角噙了一抹淡淡的笑。

女孩在私信里问:“我相信你的话,可以跟我说说详情吗?”

吕峰试着约女孩出来细说,没想到对方一口就答应了,吕峰险些没乐晕过去,当即约下见面地点。

柳树林见吕峰抱着手机一直乐,问清楚情况后死活赖着要跟他一起赴约。两个人收拾一番,直奔约定地点而去。

在经过校外不远的一条马路时,吕峰和柳树林掐算着前后红绿灯的位置,决定来个中国式过马路。

就在吕峰跨上马路没走几步,后面忽然传来一个飘忽的男声:“吕峰,吕峰!”他下意识地停下回头张望,却找不到任何熟悉的面孔。就在他愣神的同时,一辆车飞奔过来“刺”一声在他脚边刹住!

吕峰被没刹稳的车弹了出去,整个人仰面跌坐在马路中间!

寻找

开车的人把头伸出窗骂了两句,吕峰也顾不上争辩,被柳树林匆匆拉起来过了马路。

柳树林看吕峰仍恍惚着,忍不住叹气:“还没想明白啊?有人想你死呗。”

“谁?为什么?”吕峰感觉自己的脑袋正往上冒着傻气。

柳树林看他:“百分之九十,是你惹着什么人,人家报仇来了。”

“不能吧?我一直都在宿舍里宅着呢,”吕峰擦擦额角的冷汗,“你说,不会是因为微博的事吧?不过这招可真够损的,趁我过马路时冷不丁叫我,让我分神,万一我给撞死了还落个乱过马路咎由自取的罪名。”

两个人一路走着,说话间就到了和女孩约好的地点,在略等几分钟后,微博里那个女孩终于跑了过来。

她伸出手,莞尔一笑:“认识一下吧,我叫陆玲珑!”吕峰的眼睛顿时就直了。

三个人很快就混熟,聊成一片,并一致认为如果刚才马路上那件事跟吕峰发出的微博有关,那这件事远比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或者,堆放臭鱼是为了掩盖住死人的气味?”吕峰开始猜测。

“我觉得那肯定就是个变态杀人犯。”柳树林附和。

三个人越是讨论,答案越是没边儿了起来。半个小时后,吕峰干脆一拍胸脯:“我吕峰对灯起誓,非得把那个家伙给揪出来不可!”引得柳树林在旁边不断地摆臭脸。

吕峰的执行力在女孩面前一向做得很到位,当天他就以此为理由请陆玲珑吃晚饭,当然,心感不爽的柳树林全程黑脸陪同。

吃过饭几个人便开始讨论。

那个人在马路边叫吕峰名字的这个行为,无意中暴露出他是认识吕峰并了解他微博动态的人。吕峰当即把微博里的关注者一个一个排除过去,很快就锁定了几个同城的人。

“好,现在目标范围缩小,我们可以出发去替天行道了!”柳树林豪气万丈地站了起来。吕峰在后面使劲儿拍他脑袋:“敢抢我的台词!”

去寻找几个人还是需要费一番时间和精力的,等开始寻找第五个人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第五个人在微博里叫寄首,这名字颇有点随时可以寄出脑袋的意思。吕峰根据他在微博里发出的照片寻着了他住的地方。

这是一个居民楼,吕峰等三人到达的时候,发现屋门并没锁,里面不断传出动物凄惨的叫声,他们推门进去。

寄首听到推门声,立马登上窗台翻了出去。他屋子里的地上正趴着一只被剥了半边皮的小猫,它眯着眼,时不时抽搐一下,做最后的挣扎,血在它身下铺成一条猩红的地毯。

“畜生!”吕峰咬牙切齿地骂道。

三个人对视一眼,此刻无需更多的话语交流,抓住这个禽兽是他们共同的心愿。他们立即动身追了出去。

三个人在寄首后面追得气喘吁吁,很快就追到城郊结合处的一间单独的小瓦屋里,眼看着寄首似乎闪了一下就不见了身影,他们急忙跑进小屋。

接下来,便发生了开头所说的事,陆玲珑走出小屋没多久,就被一团从地上窜起的火直扑脑门而来。

火苗在窜上来的同时,陆玲珑下意识地往后仰去,脸颊被火烘得发烫,火苗也舔舐上她的衣角。

等吕峰听到声响冲出去时,就看到陆玲珑身上冒着烟,她身旁有一堆棉布之类的东西,似乎浸了油,火苗窜起一尺多高,而不远处一个鬼祟的身影正低头猛蹿。

吕峰也顾不得追赶,急忙把陆玲珑的外套扒了,推着她在地上翻了几个滚才把身上的火给熄了,幸亏动作快,陆玲珑并没有伤着。

火持续烧了一会儿才熄灭,旁边的小屋被熏黑了半面墙,天空也在此刻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三个人觉得屋外太危险,寄首说不定还在旁边瞄着待机下手,于是决定先躲回小屋。

一时间无人说话,气氛尴尬无比。吕峰小心地环视屋内,觉得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觉不自在,他搓搓手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却在眼角余光扫到门外时险些跳了起来。

在离门口不到一米的地方站着个硕大的东西,雨水悄然地落在它身上又汇集到地上,看不清模样,唯有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正死死瞪着屋里,闪着莹莹的绿光!

大秦伏魔录手游

混元劫破解版

魔兽最强战队手游

创世对决破解版无限钻石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