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割炬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瞄准软实力俄罗斯将启动科研改革

发布时间:2020-07-13 13:57:26 阅读: 来源:割炬厂家

俄罗斯是世界科技大国,科研机构近3500个,拥有18名诺贝尔奖得主,每百名劳动者中有1.1名科技研发人员,近十年来国家对科学院拨款增长十倍。但是,俄并未将此优势充分转化为软实力。尤其是最近3年,首次将人类送上太空的俄罗斯却发生8次航天事故。7月2日质子—M火箭发射失败,不仅烧掉2亿美元,也让振兴航天事业的希望受挫。科技改革迫在眉睫。6月27日,俄政府发布有关改革俄罗斯科研机构的法案,拉开年近三百岁的俄罗斯科学院的改革大幕。

5月29日,俄罗斯科学院召开全体大会,选举67岁的副院长弗拉基米尔·福尔托夫院士为新任院长。

必须改革

俄罗斯科学院建于1724年,是国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基础研究中心,目前拥有9个学部,西伯利亚、乌拉尔和远东等3个分院,14个地区性科学中心,共501个科研机构;科研人员约5.5万,其中院士501人,通讯院士749人;2013年科研经费254.5亿卢布(31卢布合1美元)。此外,俄罗斯还有独立的医学科学院和农业科学院。前者有科研机构52个,院士228人,通讯院士239人;后者有院士148人,通讯院士178人。

俄罗斯科学院虽有辉煌的历史和充裕的经费,近年来却处于低效运行中。

一是科研论文数量少,质量低。俄罗斯科学院学者发表论文的人均数为1.43篇/年,在世界145国仅列第120位;每篇论文的平均引用数,俄罗斯学者为3次(美国学者为13次),排名世界第77位。

二是俄罗斯学者平均年龄不仅高于国外,也高于苏联和此前帝国时期。目前,院士平均74岁,通讯院士平均66岁,博士平均62岁,副博士平均50岁,无学位科研人员平均40.4岁。年迈院士和科研人员充斥科学院,挡住了年轻学者的发展道路,加剧了高精尖人才外流。

三是俄罗斯科学院10.4万职工中,后勤服务人员占一半,世界罕见。

四是科研经费获取方式存在不透明问题。

人们把这些弊病归咎于俄罗斯科学院管理体制的陈旧、管理者的故步自封,认为科学院重大改革势在必行。

大刀阔斧

6月27日,俄政府发布科研机构改革法律草案,俄科学教育部部长利瓦诺夫宣布了改革条例,次日改革法案提交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7月1日,国家杜马审议法案。如此雷厉风行,在俄罗斯实属罕见。

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在政府会议上指出,俄罗斯科学家虽然在各领域取得了一些重大成就,但管理体制依然停留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无法适应当前俄罗斯科学发展的任务。改革是要打破基础科研的停滞状态。从俄罗斯政府发布的法案来看,这次改革可谓脱胎换骨。

一是合并机构,精简院所。首先是要撤销俄罗斯科学院、俄罗斯医学科学院和俄罗斯农业科学院,成立“社会—国家组织”俄罗斯科学院,实现三大科学院“一体化”。俄罗斯教育科学院、建筑科学院和美术科学院保留,但归相应的联邦职能部门管理。其次是科研所的存在与否取决于其工作效率。法案生效后3个月内,政府任命三大科学院的清算委员会,调查并考核所有科研所,一类所交给专署管理,二类所交给政府部委管理,三类所改组或撤销,有的科研所下放到高校。

二是科学独立,学术自主。国家不介入科学院的事务,科学研究具有独立性和自治性。

三是财务后勤与科研分家。财务和财产管理、后勤等公共事务从科学院剥离出来,交给政府新成立的财产管理署。

四是减少称号,增加津贴。取消通讯院士称号,仅保留院士称号,三年内暂停新院士遴选,有些院士可能失去院士称号;院士津贴标准提升到每月10万卢布。

平息风波

这次改革是对俄罗斯科学院动大手术,既涉及科研院所的设置和建制,也关系到上至院士、下至研究实习员的工作条件和经济利益。因此,改革伊始即在俄罗斯学术界尤其是科学院激起轩然大波。

以俄罗斯科学院新任院长福尔托夫为代表的一派持反对态度。他认为法案出台过于突然,事先没有征得科学院的同意,可能会影响科学院系统各科研所的工作。他还对新科学院的双重领导(科学院领导科研、财产署控制经济)体制持怀疑态度。约两千名科学家聚集在科学院总部前,呼吁取消这项改革,有人甚至抬着黑棺,寓意此举是葬送本国科学。科学院主席团通过决议,一致反对政府的改革方案,声称“俄罗斯科学院主张改革,但坚决反对以极端和颠覆的形式强加于人的改革”。福尔托夫于7月2日郑重致信俄总统普京,指出“法案旨在复制美国科研组织体制,意欲毁灭俄罗斯科学院,把俄罗斯从世界科学地图上抹掉”。

他们的对立面是出面公布改革方案的科学教育部部长利瓦诺夫。后者坚持认为,俄罗斯科学院的组织工作不合乎国际标准,效率低下,落后于时代,不利于学者卓有成效地工作。相当一批科学家对近二十年来本国科学的发展状况和俄罗斯科学院的作用表示担忧,赞同政府的改革方案。

普京总统7月初分别会商三大科学院院长,征询科学院前院长奥西波夫、莫斯科大学校长萨多夫尼奇和前总理普里马科夫院士等学界泰斗的意见。普京态度鲜明:科学院的改革不容拖延。但他根据学界意见,作出四点修正:科研所所长由直属于总统的教科委员会任命,而非新成立的联邦财产管理署;对科学院和科研所人员作“渐进更新”,以经验丰富的年轻学者接替退休院士;考察院士对科研发展的贡献,以确定其今后去向;委托现任院长福尔托夫清查科学院财产,建议他在过渡时期兼任今后直属联邦总理的财产管理署署长。

7月3日和5日,俄罗斯国家杜马以压倒多数票两读通过科学院改革法案。国家杜马主席纳雷什金指出,法案绝大多数争议问题已协商解决。福尔托夫对修正后的法案总体上表示满意,认为学者们的主要意见已被考虑,有些问题可在今秋三读时解决。7月5日,国家杜马本届会期结束,科院改革风波暂告平息。(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盛世良)

金华设计西装

洪湖定制西装

常州西服订做

扬州西服订制

相关阅读